□新華社記者
  5月23日上午,四川彭州,受害人周政墳前,姐姐周厚蓉又來看弟弟了。這一次,周厚蓉想跟弟弟訴說的,是一起舉國關註的案件一審宣判結果——
  劉漢、劉維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等罪,均被一審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為了等這一天,我和幾個姐妹從黑髮熬成白髮,終於迎來了正義的一刻!”周厚蓉抑制不住淚水,“16年了,這塊石頭壓在心裡太苦了!每年給弟弟燒紙刀、紙槍,對他說我們不能為你報仇,你自己在陰間找劉家報仇。現在劉家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大家都安心了。”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這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審判的性質最為嚴重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它的宣判標志著以劉漢、劉維等人為首的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覆滅,彰顯了社會主義法律的尊嚴,表明瞭政法機關捍衛公平正義的鮮明立場,更體現了黨和政府依法治國、打黑除惡、保護人民群眾根本利益的堅定信念和堅強決心。
  黑惡“冰山”隱現
  時針撥回到一年多以前——
  2013年3月13日,北京首都國際機場。行色匆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出現了一名身材壯碩、神情倨傲的中年男子,邊走邊與身邊的人笑談。早已布控於此的北京市公安局民警迅速上前,將這名中年男子控制。
  被控制的男子,正是經北京中轉、正準備回成都的劉漢。此時的他,是四川漢龍集團董事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團董事長,是四川省政協常委、四川“首善”,是汶川地震中“最牛希望小學”的捐建者;此時的他,也是一起代號為“1·10”的重大專案的首要犯罪嫌疑人。
  抓捕劉漢只是第一步。專案組馬不停蹄,秘密進入四川。3月17日,已在廣漢當地躲藏4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劉漢之弟劉維被抓獲。
  3月22日,公安機關發佈消息稱,潛逃多年的公安部A級通緝令通緝的重大殺人犯罪嫌疑人劉維於近日被公安機關抓獲。其兄劉漢涉嫌窩藏、包庇等嚴重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
  劉漢、劉維是何許人也,因什麼案件成為犯罪嫌疑人?這還要從一起鬧市槍殺案說起。
  2009年1月10日,午後的冬日暖陽下,四川廣漢市鴨子河堤的露天茶鋪坐滿了喝茶的人們,談笑聲此起彼伏。
  突然,一輛捷達車停在一家茶鋪前,三名年輕男子下車後疾步而入,徑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輕人掏出槍,朝桌邊一名毫無防備的中年男子開了三槍。突如其來的槍聲讓其餘茶客四散奔逃。被槍擊者的同伴徒手反抗,但緊跟而來的兩人持槍向他們射擊,槍聲“像炸鞭似的響了好多下”。不到一分鐘,開槍的三個年輕人迅速乘車離開,留下了三具佈滿彈孔的屍體和一地的彈殼,現場還有兩名無辜群眾被流彈擊傷。
  公然在鬧市開槍殺人,重大的案情震驚全國。公安部掛牌督辦之下,犯罪嫌疑人張東華、文香灼、曠小坪、袁紹林、孫長兵等人被抓獲。他們交代,命案的幕後主使是被害人之一陳富偉的死對頭、當地“名人”劉維。
  在當地百姓看來,劉維的名氣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方面,他是廣漢有名的企業家、慈善人士,還擔任過2008年北京奧運火炬手;另一方面,他是當地“操社會”的老大,身邊有一群敢打敢殺的小弟,控制著當地賭博游戲機、高利貸、建築砂石等多個行業。劉維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光環”——劉漢的親弟弟。
  隨後4年,儘管公安部將劉維列為通緝犯,四川警方多次實施抓捕,劉維都無法歸案,其間的一些細節耐人尋味。
  案發不久,警方根據掌握的線索傳喚劉維到公安局接受訊問。劉漢以四川省政協常委的身份打電話給四川省公安廳某領導說,“家裡人等著他吃年飯”,要劉維回家。一個多小時後,劉維便被放回。
  雖然警方不時接到群眾舉報劉維藏身線索,但每次抓捕行動都“差之毫釐”、人去樓空,劉維總能“絕處逢生”。事實上,直到最後被抓獲,劉維一直躲在廣漢。
  專案組還查明,劉漢明知劉維涉案,卻在其藏匿期間兩次去看望並提供生活用品。2011年,劉維寫信說自己需要錢用,劉漢拿出50萬元轉交劉維。
  蹊蹺的案情引起高層的高度重視,公安部指令北京市公安局成立專案組,並跟蹤督辦偵查。隨著偵查的深入,專案組發現,劉漢涉嫌包庇窩藏、劉維涉嫌故意殺人僅是冰山一角,可能還存在一個以劉漢、劉維等人為首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團。因此,專案組對劉漢、劉維及其涉黑犯罪集團骨幹人員實施抓捕,近30名組織成員在一夜之間歸案,並連夜押解到北京接受訊問。隨後,又有數十名涉案人員相繼落網。
  北京市公安局將前期偵辦情況向上級作了彙報。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研究決定,自4月17日起,將案件移交湖北省公安機關偵辦。
  重啟塵封血案
  2013年4月26日14時許,隨著一聲汽笛劃破長空,一列高速列車從北京西站駛出。其中一節車廂內,24名特警嚴密看押著首批8名犯罪嫌疑人。20時22分,經過1000多公里的行駛,列車安全到達湖北赤壁北站。隨後,8名嫌犯被關押進赤壁市看守所。
  接過“接力棒”的是高規格的強大偵查專班,以咸寧市公安局為主,並從湖北全省公安機關抽調精兵強將組成。根據北京專案組移交的證據線索,經過湖北專案組縝密的偵查取證工作,除“1·10”槍案之外,多起塵封多年、懸而未決的案件重新進入警方視線——
  1998年,劉漢的公司在綿陽市游仙區小島村開發房地產,因拆遷補償問題與村民發生激烈衝突。按照劉漢在組織中提出的“為公司利益要敢打敢沖、打架要打贏”等規約,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於8月13日將村民熊偉捅死。
  同年,因爭奪勢力範圍與被害人周政發生衝突,劉維指使“小弟”曾建軍邀約曾建、張偉、閔傑、李君國共謀殺掉周政。8月18日,曾建、張偉在廣漢市一夜宵攤門前將周政當場槍殺。
  1999年初,時任漢龍集團總經理孫某某(另案犯罪嫌疑人)聽說被害人王永成(綽號“大叫花”)揚言要炸漢龍集團保齡球館,便告知劉漢。劉漢指使孫某某找人將王永成“做掉”。孫某某將劉漢指示告訴孫華君和繆軍,二人通知唐先兵、劉崗、李波、車大勇具體實施。唐先兵等人於當年2月13日將王永成槍殺。
  2002年5月29日晚,劉漢的保鏢仇德峰、桓立柱等人在成都市“卡卡都”俱樂部喝酒時與被害人黃偉等人發生爭執,召集王雷、唐先兵等人砍傷黃偉,並將無辜群眾尚東泉傷害致死。
  ……
  經偵查發現,自1993年以來,該組織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5起,致7人死亡、2人受傷;實施非法拘禁一起,致1人死亡。其中,劉漢、孫某某指揮、組織、策划了故意殺害王永成和史俊泉(犯罪中止)等犯罪行為;劉維直接組織、指揮了殺害周政、陳富偉等人。
  “我弟弟死得太慘了!”今年4月3日,周厚蓉在出庭作證時悲痛難抑、痛哭失聲。“(弟弟)臉上、頭上有很小的眼,血都已經發黑了。這些人太黑了。他的衣服是我親手洗的,(子彈)全是在上半身和臉部……”
  同時,周厚蓉還道出了多年的質疑:“社會上怎麼還有這樣的事?把我弟弟殺了,還破不了案?”
  她說,當時有知情者提供了作案車牌號等線索,辦案民警也告訴她已經圈定嫌疑人範圍。她多次向公安機關詢問破案進展,得到的答覆卻一直是叫她等,“這個事情就石沉大海”。
  周政被殺案並不是孤例。上述多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在劉漢、孫某某、劉維等人的包庇下,或逃脫懲處,或重罪輕判,或長期無法到案,以致多年來案件懸而未決。
  人們想知道,製造了這纍纍血案,而且“殺人不用償命”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犯罪集團?隨著偵查的深入,專案組逐步摸清了劉漢、劉維涉黑犯罪集團的輪廓及發展軌跡:
  ——1993年以來,劉漢與劉維、孫某某等人通過在四川廣漢、成都和上海、重慶等地開設賭博游戲機廳、經營建材、從事期貨交易等活動,逐步積累經濟實力。
  ——自1997年起,劉漢、孫某某在四川綿陽註冊成立漢龍集團,並以漢龍集團及其他經濟實體為依托,伙同劉維先後網羅一批骨幹成員,通過有組織地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者通過其他手段獲取巨額經濟利益。
  ——2000年,劉漢將漢龍集團總部遷至成都,進入礦產、電力、證券、股票等行業非法牟取暴利,短短十幾年間積累資產近400億元,並繼續以黑惡作支撐擴張地盤,成為四川成都、德陽、綿陽等地的“大哥”。同時,劉漢等人用金錢鋪路,向當地政權組織滲透,獲取四川省政協常委等各類頭銜,織成了一張複雜的社會關係網,建立了一個嚴密的組織體系,膨脹成為一個巨大的黑金帝國。
  黑惡毒瘤一經形成,便不斷侵蝕社會肌體。專案組指出,劉漢、劉維等人無視國家法律,有組織地通過違法犯罪活動獲取巨額經濟利益並用以支持該組織的活動,同時以暴力、威脅等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非法買賣槍支等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稱霸一方,嚴重破壞經濟秩序和社會生活秩序,社會危害極大。
  取證步步攻堅
  “‘1·10’專案是近年來罕見的大案、要案、難案,我們在辦案中一直有這樣一個信念:不把這個案子拿下來,就對不起黨和人民的重托!”專案組民警如是說。
  據介紹,辦理劉漢案件的困難,主要在於四個方面:一是涉案對象多。北京、四川警方移交湖北專案組82名犯罪嫌疑人,加上湖北專案組後來抓獲的19人,涉案對象多達101人。檢察機關最後確定提起公訴的犯罪嫌疑人36人。
  二是時間跨度長。多數案件發生年代較為久遠,一些命案已近20年,大量證據滅失,有的甚至被人為銷毀。
  三是犯罪起數多、涉案罪名重。偵查表明,該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案件數十起,涉及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20項罪名,僅劉漢一人就涉及10多項罪名。
  四是涉及地域廣。涉案地包括四川成都、綿陽、德陽、瀘州、宜賓、內江和北京、雲南、貴州、山東、廣東、香港、澳門等地。
  經周密部署,專案組確立了三個主戰場,各條戰線齊頭併進。其中,移交押解以北京為主戰場,偵查取證及追逃以四川為主戰場,閱卷、預審和案件統籌則以湖北咸寧為主戰場。
  “犯罪行為涉及哪個地方,我們就到哪個地方取證。”專案組民警說。
  然而,由於劉漢在當地影響力很大,因此取證工作困難重重。在四川,一些證人聽到劉漢、劉維的名字仍心有餘悸,不願多說,甚至有抵觸情緒。有的受害人家屬甚至連“劉家”都不敢提,而以“那一家”來替代。
  在綿陽市小島村,村民多年來飽受漢龍集團欺壓,村民熊偉被殺、多名村民被打,村民們積累了厚厚的舉報材料。專案組民警初到當地取證時,出於種種疑慮,村民卻敢怒不敢言,紛紛選擇迴避。
  對此,專案組民警耐心細緻,反覆上門做工作,用法律、事實和真情溝通。正是黨和政府打黑除惡的決心,感動了一些知情群眾,越來越多的人敢於開口,工作局面逐漸打開,取證工作順利完成。
  取得證人的信任和配合只是第一關。原始證據過於散亂、或因案發過久而流失,則是專案組取證面臨的第二道難關。
  例如,經濟犯罪取證中,絕大部分是書證,需要從相關公司、銀行系統和交易所機構中調出,書證材料浩如煙海,調取手續非常複雜。專案組民警輾轉各地,剋服困難調查取證。
  自2013年5月起,400多位民警行程數十萬公里,往返奔波大半個中國,夜以繼日地開展偵查攻堅,詢問600餘人,獲取證人證言1000餘份,調取相關資料1萬餘份。
  2013年7月3日,劉漢、劉維等人被押解至咸寧,預審工作進入攻堅階段。
  “劉漢剛到湖北咸寧時說,我的案子不是你們的事,你們湖北辦不了我這個案子。”專案組民警介紹,審訊初期的劉漢對涉黑犯罪、命案一概否認,只承認自己是一般罪行。
  “我們給他畫了‘三道圈’,一圈圈收緊,一步步亮劍。”預審民警說,完備的證據體系成為擊潰劉漢心理防線的“王牌”。
  第一道圈,指出他身邊人,特別是保鏢的犯罪行為。
  劉漢堅持說,漢龍集團的文化是崇善的,一直要求員工遵紀守法。預審民警問,你說你崇善,為什麼你的管家、保鏢都涉嫌命案?如果你天天教育他們向善,會是這個結果?
  預審民警接著指出,手下非法持槍被抓,你出錢擺平;他們犯下命案,你重金疏通關係“撈人”,這都是你從惡、縱容的結果。對此,劉漢無從辯駁,無話可說。
  第二道圈,以小島村開發拆遷為突破口進一步撕開防線。劉漢對這個問題同樣推脫,稱與己無關,但面對大量證據,他逐步交代了打人、堵路、砸車等違法犯罪行為。
  最後是第三道圈,直指其授意殺人,要花1000萬元買史俊泉人頭,幕後指揮殺害王永成等。預審民警對劉漢直言:你很有錢,但積累財富的過程充滿了違法犯罪;你有政治光環,但豪賭、奢靡,動手打人,甚至授意殺人,人格談不上高尚。
  “從正式交鋒開始,劉漢一步步往後退,由囂張、心存幻想,到沮喪、步步退守,最後退無可退。”預審民警說,接到起訴書後,劉漢幾近精神崩潰。後來,他幾乎是每天一哭。
  罪行難逃懲處
  2013年3月31日至4月19日,湖北省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審判庭等7個審判法庭內,控辯交鋒激烈地進行著。
  在公訴人與被告人、辯護人的唇槍舌劍中,在20名證人的當庭陳述中,在如山的罪證材料前,儘管劉漢等被告人對指控予以否認或部分否認,但這一特大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的種種特征愈發清晰,其嚴密的組織結構、龐大的成員隊伍、約定的幫規戒約、雄厚的經濟實力、嚴重的社會危害,一一公諸法庭之上。
  ——從組織特征看,該組織人數眾多,組織者、領導者明確,骨幹成員固定,呈金字塔結構。劉漢是塔尖,他和劉維、孫某某同為該組織的組織、領導者。唐先兵、孫華君、繆軍和曠曉燕、陳力銘、曾建軍、文香灼、曠小坪、詹軍等10人為骨幹成員。劉崗、李波、車大勇、仇德峰、肖永紅等20人為一般成員。
  該組織內部分工明確,劉漢負責決策和指揮整個組織的運轉,孫某某負責執行劉漢指示及漢龍集團日常經營管理,劉維主要負責領導曾建軍、陳力銘、文香灼等人充當打手或保鏢,為該組織排擠打擊對手,以黑護商。
  ——從經濟特征看,該組織通過敲詐勒索、壟斷賭博游戲機市場、放高利貸、騙取貸款、非法經營、虛開增值稅發票等犯罪活動大肆斂財,並將非法所得用於購買槍支、彈葯、刀具、車輛等作案工具,資助作案人員逃跑藏匿逃避打擊,為組織成員發放工資獎金、購買住房、毒品,通過行賄騙取政治資本獲得社會地位等。
  ——從行為特征看,該組織成員在作案過程中手段殘忍、氣焰囂張,先後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重大刑事案件數十起,致多人死傷。
  ——從危害性特征看,該組織通過非法持有槍支、暴力打殺在社會上形成威懾。同時,劉漢等人千方百計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尋求保護,攫取暴利,鞏固和擴張其社會影響力,使該組織稱霸於四川成都、德陽、綿陽地區,勢力幾乎遍及整個四川。
  在最後陳述中,絕大多數被告人當庭認罪、部分認罪或悔罪。
  在庭審上,劉漢曾經與前妻楊某、弟弟劉維、昔日兄弟孫某某當庭相見,痛哭流涕。種種場景令人動容,同樣令人警醒:觸犯法律,帶來的是親友間的凄楚別離;唯有遵紀守法,才能擁有幸福自由的生活。
  旁聽席上更有人唏噓慨嘆,這一刻,劉漢展現出的是一個好丈夫、好大哥、好父親的形象,然而,劉漢等人可曾想過,自己曾經奢靡、光鮮的“幸福”生活背後,在“政協常委”“奧運火炬手”的炫目光環背後,埋藏著的卻是8條曾經鮮活的生命,數十個曾經幸福安寧的家庭。
  還有旁聽者感言,眾多被害人的家中,有的老人過度傷心離開人世;有的妻子無力獨撐家庭,無奈離開幼小的子女;有的孩子失去了父親,只能早早輟學。更讓人痛心的是,一些被害人家屬明知道凶手是誰,卻只能忍氣吞聲、不敢申訴,唯恐災難再一次降臨在自己家中。悲傷、恐懼與無助,在他們壓抑的內心深處,是多麼渴望正義的到來!
  正義終將到來——
  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指出,劉漢等人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廣漢市、綿陽市、什邡市等地存續近20年,成員多達30餘人,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活動數十起。劉漢指使、縱容、認可其組織成員實施故意殺人犯罪5起,主觀惡性極深,手段特別殘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後果和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懲處。劉漢作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和首要分子,應當對該組織所實施的全部罪行負責。
  整個庭審過程中,司法機關依法告知並保障被告人享有的訴訟權利,被告人和辯護律師充分行使舉證、質證和辯護權利;對檢察機關起訴的罪名,法庭嚴格遵照法定程序,深入調查了大量證據,並經過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序查證,彰顯了忠於事實、忠於法律的司法理念和法治精神,體現了對程序正義、實體正義的追求。
  這正如公訴人在法庭上所言:本案的公正審理,將還法律以尊嚴,還人民以公道,還社會以正氣!
  平安中國是中國夢的重要篇章,也是實現中國夢的有力保障。打黑除惡,給人民群眾以安全感,才能實現每個人心中的中國夢。人民堅信,黨紀如山、國法如天。無論黑惡犯罪分子的能量有多大,其“保護傘”的職務和級別有多高,都難逃反腐打黑的雷霆手段和恢恢法網。
  新華社北京5月24日電
  ——從組織特征看,該組織人數眾多,組織者、領導者明確,骨幹成員固定,呈金字塔結構。劉漢是塔尖,他和劉維、孫某某同為該組織的組織、領導者。唐先兵、孫華君、繆軍和曠曉燕、陳力銘、曾建軍、文香灼、曠小坪、詹軍等10人為骨幹成員。劉崗、李波、車大勇、仇德峰、肖永紅等20人為一般成員。
  該組織內部分工明確,劉漢負責決策和指揮整個組織的運轉,孫某某負責執行劉漢指示及漢龍集團日常經營管理,劉維主要負責領導曾建軍、陳力銘、文香灼等人充當打手或保鏢,為該組織排擠打擊對手,以黑護商。
  ——從經濟特征看,該組織通過敲詐勒索、壟斷賭博游戲機市場、放高利貸、騙取貸款、非法經營、虛開增值稅發票等犯罪活動大肆斂財,並將非法所得用於購買槍支、彈葯、刀具、車輛等作案工具,資助作案人員逃跑藏匿逃避打擊,為組織成員發放工資獎金、購買住房、毒品,通過行賄騙取政治資本獲得社會地位等。
  ——從行為特征看,該組織成員在作案過程中手段殘忍、氣焰囂張,先後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重大刑事案件數十起,致多人死傷。
  ——從危害性特征看,該組織通過非法持有槍支、暴力打殺在社會上形成威懾。同時,劉漢等人千方百計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尋求保護,攫取暴利,鞏固和擴張其社會影響力,使該組織稱霸於四川成都、德陽、綿陽地區,勢力幾乎遍及整個四川。
  在最後陳述中,絕大多數被告人當庭認罪、部分認罪或悔罪。
  在庭審上,劉漢曾經與前妻楊某、弟弟劉維、昔日兄弟孫某某當庭相見,痛哭流涕。種種場景令人動容,同樣令人警醒:觸犯法律,帶來的是親友間的凄楚別離;唯有遵紀守法,才能擁有幸福自由的生活。
  旁聽席上更有人唏噓慨嘆,這一刻,劉漢展現出的是一個好丈夫、好大哥、好父親的形象,然而,劉漢等人可曾想過,自己曾經奢靡、光鮮的“幸福”生活背後,在“政協常委”“奧運火炬手”的炫目光環背後,埋藏著的卻是8條曾經鮮活的生命,數十個曾經幸福安寧的家庭。
  還有旁聽者感言,眾多被害人的家中,有的老人過度傷心離開人世;有的妻子無力獨撐家庭,無奈離開幼小的子女;有的孩子失去了父親,只能早早輟學。更讓人痛心的是,一些被害人家屬明知道凶手是誰,卻只能忍氣吞聲、不敢申訴,唯恐災難再一次降臨在自己家中。悲傷、恐懼與無助,在他們壓抑的內心深處,是多麼渴望正義的到來!
  正義終將到來——
  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指出,劉漢等人組織、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廣漢市、綿陽市、什邡市等地存續近20年,成員多達30餘人,實施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違法犯罪活動數十起。劉漢指使、縱容、認可其組織成員實施故意殺人犯罪5起,主觀惡性極深,手段特別殘忍,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後果和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懲處。劉漢作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和首要分子,應當對該組織所實施的全部罪行負責。
  整個庭審過程中,司法機關依法告知並保障被告人享有的訴訟權利,被告人和辯護律師充分行使舉證、質證和辯護權利;對檢察機關起訴的罪名,法庭嚴格遵照法定程序,深入調查了大量證據,並經過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序查證,彰顯了忠於事實、忠於法律的司法理念和法治精神,體現了對程序正義、實體正義的追求。
  這正如公訴人在法庭上所言:本案的公正審理,將還法律以尊嚴,還人民以公道,還社會以正氣!
  平安中國是中國夢的重要篇章,也是實現中國夢的有力保障。打黑除惡,給人民群眾以安全感,才能實現每個人心中的中國夢。人民堅信,黨紀如山、國法如天。無論黑惡犯罪分子的能量有多大,其“保護傘”的職務和級別有多高,都難逃反腐打黑的雷霆手段和恢恢法網。
  新華社北京5月24日電
  (原標題:劉漢劉維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覆滅記)
創作者介紹

Sean Penn

nnhfhfqyuikg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